回到顶部

白雾茫茫之路回乡

庭院榕树早已如盖 门前芒果今年已经结出一篮子果实

厨房器具细细蒙了一层灰 规整置放

客厅旧沙发坐下去依旧会吱呀吱呀响

被子用布裹起来遮住灰尘

只是老人随风逝去 空留照片与我四目相对  

不可知外婆在另一个世界还会不会不善言辞 脾气古怪

明白以后再也无法听见拖沓的脚步 炎夏半夜查看我床边的蚊香是否灭了入睡

 
 
评论
热度(2)
©盎冉君 | Powered by LOFTER